新闻热线:86-021-54289818 投稿邮箱 Email:solar18@126.com中国最大风能新闻门户网!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风能网 > 风电财经 >

火电“逆涨”挤占清洁能源?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2016/06/18 03:22

  29日,随着国家能源局多项数据的发布,可再生能源弃风、弃光、弃水问题再次在业内引发热议,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2015年,我国弃风率飙升至15%,甘肃省为39%,创史上新高,多省份弃光率接近三成。

  一边是弃风弃光弃水“顽疾”难以医治,另一边火电机组的增长势头却十分迅猛。统计显示,2015年前5个月,新核准火电项目超过5800万千瓦;截至2015年8月,各地火电项目核准在建规模达1.9亿千瓦。在发展清洁能源、节能减排的大背景下,电力行业这种逆势而行的此消彼长因何而来?如此“未富先奢”为哪般?

  难以医治的“三弃”顽疾

  作为制约我国清洁能源进一步发展的主要瓶颈,“三弃”在2014年稍稍缓解后,国家能源局的数据又使这一长期痼疾重回大众视野,并且再度加码。

  2015年,弃风“顽疾”再次发作,全年弃风率飙升至15%,其中最为严重的甘肃、新疆、吉林三省份,弃风率均超过30%,甘肃甚至接近39%。

  在光伏方面,国家能源局近日发布的《2015年光伏发电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西北部分地区弃光现象严重,其中,甘肃全年弃光率达31%;新疆自治区全年弃光率达26%。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归纳,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大致为:区域电网结构限制及外送通道建设滞后、很多地区尚未建立完善的保障可再生能源优先调度的电力运行机制等。

  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研究中心相关专家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弃光”的原因一是电源调峰能力受限。二是配套电网规划建设滞后,省区间和网间外送消纳受限。在水电方面,虽然目前还没有2015年弃水的总数据,但2014年,仅云南、四川两省总弃水电量已超过200亿千瓦时,根据行业内预估,2015年全国弃水量将超过400亿千瓦时。

  受访专家认为,我国水电弃水的直接原因主要表现在:一是汛期降水较为集中;二是水电装机增加较多;三是外送通道能力不足;四是用电需求增长放缓,低于电力发展规划的预计水平。

  以弃水较为严重的四川为例,近两年四川省水电装机增加了2413万千瓦,较2012年增长了62%,并呈枯丰急转态势,增大了水电站兼顾防洪、发电的压力。同时,受电源电网规划建设不同步等因素影响,目前电力外送能力不能满足需要;而经济增长也呈现放缓情况,2014年较2013年用电仅增长3.4%,致使当地电力装机增长速度远高于用电增长需求。

  探究“三弃”问题的深层次原因,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弃风、弃光加剧的原因不仅是新能源装机和电网之间不匹配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火电机组调峰能力不足的技术问题,更主要的是电源总体规划有待于进一步统筹、系统运行管理效率还要继续提高。

  火电“逆涨”挤占清洁能源?

  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火电项目新投产2343万千瓦,同比增长55%。中国水力发电学会秘书长张博庭透露,2014年我国火电新增装机增长8.7%,是电力消费增长的2倍多。

  2015年第三季度,中国神华旗下北京燃气热电项目机组通过满负荷试运行投入商业运营。同时,神华旗下的青海格尔木电厂、胜利电厂、神东电力准东五彩湾二期电厂项目等机组获得核准。

  对于此轮火电的逆袭,受访专家认为,目前各企业之所以对火电情有独钟,最重要因素就是有利可图,由于煤炭价格下跌,火电的发电成本持续下降,在电价相对稳定的情况下,成本下降就意味着利润增多,现在一边是煤炭普遍亏损,而另一边火电却赚得盆满钵满,对比非常明显。

  众所周知,由于煤炭成本占火电企业成本的70%左右,因此煤价下跌对火电行业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截至2015年8月底,A股35家电力公司已有24家披露中报业绩,这些企业的中报利润增速平均在30%,超越了市场预期。尤其是火电企业全面向好,20家火电公司中有14家业绩翻红,占比达七成。

  “风光火”的矛盾并非不可解决

  火电装机规模过剩日益严重,导致火电自身博弈加剧,并对新能源消纳空间的挤占现象日益突出。有观点认为,风电、光伏等新能源作为间歇性能源,在其快速增长的同时需要新增火电作为调峰的“保证容量”。

  对此,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用火电作为“保证容量”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德国、丹麦等风电发展较好国家的经验早已表明,高比例风电是可以做到的,我国蒙西电网也多次做到单日风电上网电量占全网电量比例超过33%。而从全国整体水平来看,我国风电占比还不到3%,电网的现有调节能力完全可以应对。

  据了解,在供大于求的局面下,一些地区存在为保障火电年度发电量计划和大用户直供电交易的完成,以牺牲新能源上网电量为代价,优先保障化石能源电量收购的现象。致使原本就非常严峻的弃风限电局势雪上加霜。

  据秦海岩介绍,今年以来,甘肃省的弃风限电情况尤为严重。从上半年的数据来看,该省弃风率为30.98%,仅次于吉林省。而就在这种情况下,还有火电企业通过“直供电”的方式,获取本该属于可再生能源电力的优先上网权,大幅挤占电力送出通道资源,致使风电企业亏损进一步加剧。

  “风光火”矛盾是能源结构调整过程中出现的发展中问题,不必过度解读。“随着生态环境和气候变化形势日益严峻,以优先发展可再生能源为特征的能源革命已成为必然趋势。面对挑战,我们应当统一认识,坚定不移发展新能源,积极主动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孟宪淦说。

  孟宪淦认为,“电力体制改革强调电力市场多元化,市场化的地方就要用市场化的手段去解决。”他表示,可再生能源与传统能源在同一个平台上竞争是必然趋势,也是其从替代能源走向主力能源必须要经历的过程。可再生能源行业要加快提升质量和技术,逐步降低成本,同时探索形成符合市场的商业模式,最终可以不依赖扶持,与传统能源平价竞争。

    中国风能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中国风能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图文推荐